高校自主招生锐减 辅导机构“心慌慌”

辅导 2019-03-21 15:02:10 53

  自主招生的门槛正在大幅提高。截至3月20日,中国大学、林业大学、工业大学等11所高校公布了2019年自主招生简章,受政策影响,出现了招生名额、优惠分值锐减,

  报名门槛提高及竞赛含金量提升,综合评价规模扩大等变化。有新高考赛道从业者表示,随着自主招生的规范化发展,自主招生辅导机构或将迎来一场洗牌,一些中小机构的空间将会被进一步挤压。

  商报记者对比各校招生简章,发现招生规模一项出现了明显变化。除了林业大学招生名额仍为170人较去年没有变化外,剩下学校都缩减了近一半的名额。其中,武汉大学从去年的450人锐减到今年的100人,华中农业大学从235人减少到90人。同时,给予自主招生考生的优惠分值也“缩水”了。有从业者表示,以往的院校最低优惠能够降到一本线分和更多,但目前来看最多降20分的优惠成为定局。

  从报名门槛来看,目前除了中国大学报考要求与去年一样,其他高校去年报考条件的“论文、省三项”今年基本都变成了“奥赛省一项”,部分高校对单科成绩、文科类竞赛项都无提及。且公布的简章中几乎都明确提到了“论文专利不得作为申报材料”,而去年这还是自主招生的重要敲门砖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所有发布自主招生简章的高校均要求考生参加体质测试,虽然大部分高校并未将体质测试的成绩折算成自主招生加分,但是会成为对学生评价的重要参考。

  今年1月,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《关于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提出了“十严格”要求,被称为是自主招生历史上最严格的,这在目前11所高校公布的简章中间接地得到了印证。

  自主招生是高校选拔人才的一种方式,也是高三学生能够获得降分优惠进入高校的重要途径之一。每年3月,高校发布自主招生简章后考生开始提交申请材料。4月底,高校审核材料完毕,公布初审通过名单。6月7-8日高考结束后,高校组织复试,并在高考出分前公布自主招生资格名单。但在此过程中,多次出现了缺乏公平的“黑幕”。

  “由于‘十严格’政策,可以看到各校的报名门槛都提高了,这对于行业来讲并不意外。自招初审环节将会更加严格,对学生而言喜忧参半,自主招生的功能逐渐从雪中送炭变为锦上添花,去年自招报考人数近84万人,预估今年不会有太大变化,但‘僧多粥少’了,竞争更加激烈。要建立自招只是在高考之外多一次选择的认知。”新高考赛道资深人士告诉商报记者。

  而这种“僧多粥少”的变化也将直接影响到在新高考赛道上龙争虎斗的辅导机构。目前,自主招生赛道的领跑企业以爱培优“风头正劲”。其相关负责人曾表示,未来自招培优市场有很好的想象空间,学科竞赛已经成为重点中学的刚性需求,学校愿意为自招培优服务买单;而对于机构来说,最大的挑战在于是否能足够快地抢占学校入口。

  “竞赛在自主招生中越来越重要的同时,也需要规范化发展,因为存在着一些机构有掺水和虚假行为。”上文资深人士补充道,那种利用信息不对称牟利、帮学生进行过度包装、想要投机取巧的机构在自主招生进一步得到规范之后,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。相关自主招生辅导机构或将迎来一场洗牌,一些中小机构的空间将会被进一步挤压,尤其是做非教育部公示的竞赛项、做论文专利和背景提升的机构。

  此外,对于中小机构而言,要想利用竞赛的利好获得空间,优秀的师资会成为最大的挑战。按照二八,资源一定会向头部企业聚拢,中小机构获得优秀师资的可能性会降低。

  其实,自主招生开展至今,即使参与高校、考生在不断增多,行业发展迅速,但根据教育部对它的定位,它一直处在试点之中,不是高校招生的主流;且教育部此前已有明确,谨防自主招生沦为“掐尖”、“小高考”。随着新高考的推进,综合评价录取方式逐渐被重视。

  “学生的高考成绩必须要达到一本线以上,才有可能使用自主招生降分优惠。但学生中也会出现拿到降分,高考成绩不达标的情况。近年来,有许多学生在条件不冲突的情况下,会自主招生和综合评价同时准备,然后根据最后的结果进行取舍,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降分优惠政策。”立思辰·百年英才总裁韩雪谈道。

  据了解,综合评价的选拔程序有两种,一种是、北大的领军、博雅计划,和自主招生类似,考生可以获得相应的降分资格;而另一种则是将高考成绩、综合评价测试成绩以及学业水平成绩按照一定的比例换算得分,通常为6:3:1,最终获得录取资格。

  据上文新高考赛道资深人士介绍,无论用哪种招生录取方式,高校招收优秀学生的需求不会变,所以行业也会稳步发展。企业如想长远,只做自主招生咨询肯定会加速。在综合评价的大趋势下,行业企业要找到切入点,比如延展生涯规划内容、开展合乎标准的创新潜质活动等。综合评价模式下也包含着学科竞赛,而如何提与机构培训的竞赛成绩,也是未来机构比拼的重点。2018年全国已经有将近90所院校开始实行综合评价招生计划,且规模将不断扩大。这必定会加剧中小型自主招生辅导机构的洗牌和衰亡,挤掉其在操作过程中的“水分”,回归自主招生的本源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